www.dv8828.com|迪威国际开户丨18088330000

电影

当前位置: 迪威国际开户 > 娱乐 > 电影 > 停摆的暑期档 出走的电影人

停摆的暑期档 出走的电影人

如无意外,6月正值暑期档的开始,对于电影人而言只有两个字——“忙碌”。但如今,受疫情的影响,6月对于他们来说已成为一道选择题——“坚持还是离开”。6月19日,已开业十年的卢米埃重庆金源IMAX影城宣布将于7月14日正式闭店,而此前包括上海美亚影城、金逸影城(常德泽云店)、托吉斯影城(云浮郁南店)在内的多家影院,也在本月宣布闭店。影院闭店的背后,是电影人在此次寒冬中无奈出走的缩影,无论是影院普通员工还是经营者,抑或是电影投资人,在经历了近5个月的停业重担下,许多人还是决定选择离开。

微信截图_20200622010614

电影放映员:

“停薪3个月,我也要生存”

“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跟经理说想请个假带孩子去迪士尼,但是因为暑期档经理没有批我假,而如今,我只想回到电影院,哪怕24小时连轴转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。”

吴强是河南省某影院的电影放映员,至今已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四年。在他的手中,既放映过《我不是药神》《芳华》《少年的你》等国产片,也有《疯狂动物城》《速度与激情8》《复仇者联盟4》等海外大片。看到当下电影行业的现状,吴强不由得唏嘘,“此前真的是没有想到电影院也能有这么安静的时候,而且是一下安静了近半年”。

说起吴强最初进入电影行业,还是因为自己喜欢看电影。“当时也没有想很多,就是喜欢看电影,觉得当了电影放映员,就能直接看到各种各样的电影。”回忆起此前的工作场景,吴强的语调明显变得轻松起来。但如今,吴强已决定离开这一岗位,并开始在其他行业重新寻找工作。

“自影院停业后,最开始影院还能为大家发基本保障工资,但两个月后,所有人就都处于停薪留职的状态,至今已有3个月的时间。而在上个月,影院经理也跟我们交了底,最多只能再坚持两个月。现在整个行业大家都不易,但我也需要生活,不能一分收入都没有。”吴强如是说。

“100万影院从业者需要生存。”导演贾樟柯曾在微博中说道。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自今年1月影院相继暂停营业后,不少影院员工的收入便受到影响,或与吴强一样,停薪留职,或是直接被影院裁员。据中国电影家协会牵头调查并发布的《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》显示,早在3月底,便已有20%的影院进行了裁员。且不只是小型影院或独立影院的员工,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影投公司也进行了裁员,其中CGV便被曝出裁员约30%,主要涉及的是兼职以及部分岗位普通正式员工。

在这一背景下,众多影院员工开始寻找另外的出路,有的在最初便直接离职,找另外的工作;而尚未真正离职的,也在通过送外卖或是在超市、快递公司等兼职,从而获取收入保障生活,对于未来是否会继续坚持在这一行业,很多人心中也没有明确的答案。吴强表示,“很多人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,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”。

影院老板:

“房贷都快还不起了”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未交电话费”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,请在滴声后留言”……自影院暂停营业以来,北京商报记者便持续关注着影院的发展情况,而与最初电话能被接通不同,当下多家影院的电话已变成以上的机器回复。而这则意味着,在影院员工另觅出路时,部分影院老板也已扛不住压力,选择退出市场。

“去年我才刚刚投入几十万元,把影院重新装修了一下,想着今年能够吸引更多观众,没想到疫情把计划全部都打乱了。”王建安在安徽省某三线城市开了一个有6个影厅的影院,至今该影院已营业了三年,并有上万名会员。此前影院大多能保证收支平衡,略有盈利,但自今年停业以来,影院的经营压力骤然加大。

据王建安透露,停业最初,影院为了节省开支,只留下部分员工值班,但后续因成本压力较大,所有员工停薪留职,“现阶段影院已把能缩减的成本压到最低,但每个月仍会亏损近10万元”。

三线城市影院每月亏损规模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一线城市了。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,一线城市规模较大的影院,每月成本能达到百万元级别,其中房租占据大头,占比达到约五成甚至更高,而由于停业无法获取收入,只能持续扛下经营成本。

为了能够获得一定流水,经营者们也曾试图通过售卖店内的零食、饮料,或是提前打折销售电影票等,但收效甚微。王建安表示,零食、饮料只能降低卖品的损耗,此外因影院开业时间未定,同时电影票一直也不算贵,所以观众对于优惠电影票的兴趣也不大,对于每月数万元的租金,这些起不到太大作用,“我把能卖的都卖了,心想这背水一战只要能挺过去,就有希望,但如今我有的只是绝望”。

王建安也曾与房东就租金能否给予减免而进行商谈,但也没有获得理想的结果。“只是在前两个月减免了一小部分,后边就没有减免了,现在我连自己的房贷都快还不起了,所以已经着手将影院转手,退出市场及时止损。”

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影院转手中间商处获悉,目前前来咨询影院交易的卖家数量较往年同期翻番,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,尽管咨询数量较多,但真正达成交易的较少。据中间商李先生透露,现在整个环境都不好,影院又属于重投资项目,一家转手价至少数十万元,高的则能达到千万元,因此人们都较为谨慎。

电影投资人:

“本就十投九输,更别提现在”

影院尚无开业时间,院线电影也无法定档,此前为制作、宣传投入的资金,便暂时无法收回,这也令不少电影投资人的心悬在半空。

从事互联网行业的赵宇,曾因合作的机会接触到部分中小电影公司,看到近年来电影票房的快速增长,便也动起了投资院线电影的念头。“之前投资的电影也都是小项目,与高票房大片相比,存在感很低,并未获得多少收益,也出现了亏损,但想着亏损在承受范围内,就继续投资了其他项目。但今年的情况,亏损是肯定的了,而且亏损规模也不会只是之前的小数。”

电影行业的风险众所周知,由于前期无法明确预判上映后的票房情况,此前制作阶段又必须持续对内容及宣发进行投资,因此收入不及前期投入是常见现象,而电影项目十投九输,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相关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