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dv8828.com|迪威国际开户丨18088330000

技术

当前位置: 迪威国际开户 > 汽车 > 技术 > 经观头条 | 错失十年发展期、技术落后两三代,中芯国际会是突围国产芯片的白马吗

经观头条 | 错失十年发展期、技术落后两三代,中芯国际会是突围国产芯片的白马吗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 曾明离开了中芯国际,在2020年快要到来的时候。

那时,中芯国际刚刚具备14nm的量产能力。他的前同事后来告诉他,项目收尾后,公司给每人发了一部采用14nm芯片的华为荣耀手机,背面镌刻着“20”,代表中芯国际即将迎来20岁生日。

半年多后,似乎是作为中芯国际的另一个成人礼:它将于2020年7月7日在科创板首发。这使它成为中国半导体板块实现“A+H”两地上市的第一股。

中芯国际是中国大陆芯片先进制程的唯一开拓者,目前已量产14nm麒麟710A处理器;而未来,其可能是唯一能够承接先进制程工艺需求的国内工厂。

当下,外界对中芯国际的关注已不同以往:无论是对于华为,还是对于国内亟待突破的芯片行业,它都被寄予厚望;而在国家战略上,其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减少对境外芯片依赖为数不多的选择。

得知自己参与的14nm芯片用在了华为手机上,曾明并没有很激动,似乎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他是一名工程师,全程参与了中芯国际14nm项目--这是中国大陆目前能够量产的芯片最高水平。

中芯国际14nm项目在2019年一季度完成建厂,二季度进入工艺量产阶段。“二季度开始,工作压力明显增加,上六休一,平均每天在公司12.5个小时左右,休息或者半夜的时候经常会有电话,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。”曾明介绍。

在中芯国际,员工最大的福利是租住低价公寓,但曾明更大的期待是涨薪。

曾明所参与的是14nm及以下制程项目,由梁孟松主导。

2017年,曾供职于台积电和三星、“排名前十的行业顶尖人才”梁孟松,加盟中芯国际,与原CEO赵海军共同作为联合CEO。然后,用一年多时间,中芯国际攻克了14nm制程。

一位要求匿名的半导体行业二级市场投资总监表示,14nm的量产速度比预期更快,“新的管理层形成后,公司面貌焕然一新”。

但相比于行业巨头台积电,中芯国际显然离挑大梁还相差很远:目前,中芯国际员工人数不足台积电的1/3,营收不足台积电的1/10,归母净利润不足台积电的1/100。

而从内部看,中芯国际20年的发展历程也颇为坎坷,领导团队数次更迭、技术人员流失、行业机会的错失,都曾让很多业内人士叹息不已。

不过,上述投资总监说,“很多公司在内忧外困下都出局了,能够活下来的,都是九死一生。中芯国际这20年,风风雨雨,非常坎坷、非常不容易,只能说是吃尽了苦头--有的是不得已、不可控因素,有的属于自身决策因素。回头看,中芯国际肯定是慢了,太慢了。”

随着登陆科创板,国家队的加入,政策的支持,国际政经局势的变幻不定,20岁的中芯国际将迎来新的阶段。只是,特殊的时点、特殊的国际环境、卡脖子带来的特殊挑战,也都让更多的产业使命压和砝码在了它身上。

这一次,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起点吗?

此次中芯国际登陆创业板,融资额度为200亿元。

国元证券电子首席分析师贺茂飞认为,200亿元融资是根据投行给出的市值框架来制定的,这笔资金如果只用于14nm工艺建成后的量产工作,目前看是足够的。

但对于长远发展而言,200亿几乎只是毛毛雨。根据IBS统计,一条月产5万片的14nm产线,采购设备就需要为155亿美元。以之度量,中芯国际的200亿元募资,仅仅只够买几台高端设备。

上述二级市场的投资总监判断,本次200亿元只是中芯国际庞大融资计划的一部分,对于公司下一步10/7nm研发,200亿是远远不够的。“资本对中芯国际的期待很高,它可以采用分阶段融资、阶段出产品的方式,将资金的需求拆分为若干里程碑,以此减少公司的压力”。

一位负责TMT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对记者表示,当前行情下,凭借中芯国际所具备的产业地位,加之政策驱动力,不会缺少资本。“目前市场的兴奋度很高,像一条陡峭上行的斜线;而相比之下,半导体公司的发展是基于多年的研发积累、缓慢上行的,二级市场的疯狂远超这个行业增长速度。”

Wind数据显示,半导体板块在2019年涨幅达128%,远超同期上证指数。贺茂飞认为,这一波行情是从2019年5月华为事件后开始的,且延续至今,现在机构开始将资金投向资产较重的材料、设备端,而先前偏重投设计端。

二级市场的热度,已经传导至一级市场。该人士称,圈内也不乏一些极端现象:在一级市场,很多机构投资人只看收入、净利润,一旦一家半导体公司达到上市条件,就会去追投。“只要有政策驱动,哪怕亏损也会有很多机构争着投,尤其是一些对国家有关键意义的项目,机构甚至尽调都不做,直接进入”。

中芯国际财报显示,公司每年用几乎两倍的净利润投入研发,过去3年的研发费用率是:17%、19%、22%,已高于对手台积电的8%、8%、9%。

与此同时,近三年来,中芯国际获得的政府背景的基金的支持也不断增加。

今年6月,上交所发布信息称,上交所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决定自2020年7月22日起修订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案。其中,科创板上市证券将依据修订后的编制方案计入上证综合指数。

而作为科创板备受关注的科技第一股,中芯国际被纳入指数几乎顺理成章。

这条信息也被市场猜测为中芯国际即将获得更大支持的信号,将为其后续得到更多大基金的支持铺平了道路。

不过,上述一级市场投资人也表示,投资机构的高期待,以及过于庞大的融资规模,也会给中芯国际造成业绩压力,公司的产能必须用在一些盈利性强的业务上,当订单需求量很大时,可能会压缩一些研发项目的空间,拖慢研发进度。而中芯国际是个研发密集型的市场化企业主体,它的技术攻关、人才培养,即使没有走弯路,也需要时间。

4000-5000亿元,是前述二级市场投资总监给中芯国际出的估值。

另一位长期追踪半导体的券商分析师,给出的保守估值是5000亿。他说,“从公司来看,推动估值的首要因素是7nm先进工艺的量产,因为该技术意味着公司技术能力达到全球第二,足以支撑国产手机。”

在芯片行业,14nm和7nm,是公认的两道坎。前者可应用于工业端,也就是B端,但也可应用于手机等C端产品;后者对应的则是对芯片要求更高的C端。对于芯片厂商和下游厂商而言,C端都是必争之地,有“现金奶牛”之说。华为之痛,也正源于此。

所以,有业内人士认为,发展中芯国际,是中国减少芯片对外依赖为数不多的选择。

在攻克14nm量产关后,业界对中芯国际的期待是,何时能够攻克10nm/7nm制程。这是推高公司估值的关键因素。

芯片是个特殊行业,资金和技术需求极为密集,技术迭代又非常快,技术和市场都高度封闭;而行业经验又表明,要想实现技术的跨越式发展,几乎不可能。这些都给行业追赶者带来了巨大挑战。

中芯国际联席CEO梁孟松曾对外表示,中芯国际7nm工艺的发展路线与台积电相差不大,虽然现在差距很大,但是现在也已经能够量产14nm芯片了。

此前,台积电和三星均宣布,今年就要开始5nm芯片的量产。

相关信息: